十的十八次方(二)所以,別過來了,有些事,我真的比你還清楚。」我放下了手機,坐了下來,因為,郁兒比我還清楚,很多事。 為什麼?郁兒的生日快到了,我想藉這個機會好好鼓勵她。 自從上次和慧婷吃飯之後,已經過了快一個月了,郁兒變得更不喜歡講話了, 因為原因不是她在生我的氣,所以我更擔心了, 我提議郁兒去醫院檢查看看,但她拒絕了, 她說她身體沒事,她自己知道,因為那個日子快到了。「郁兒,妳一直說的那個日子,到底是什麼時候?有什麼事會發生?」 「到了就知道。」「不行,我是妳的男朋友,妳有困難一定要跟我說。」 「阿學,未來是無法改變的,你知道嗎?」「……不,我相信,未來可以改變,因為現在在我們身上。」 「這些,只是那些無知的人說的無知的話。」 「那妳是說我無知囉。」「有些事,我以後會告訴你,或許十五年後,或二十五年後。」 「呵呵,那時候,我就跟妳一樣,有白頭髮了。」今天我請郁兒到我家來吃飯,想和她討論一下生日當天的行程, 沒想到她說沒興趣,吃完飯後就回家了,只留下依然的香氣,和不一樣的表情。送完她回家後,攤在家內,什麼事都不想做,只覺得,心情很低落, 雖然和郁兒在吃飯時還是有說有笑, 但是,那種氣氛跟以前比起來,僵硬了很多。門鈴響了,可能是郁兒忘了什麼東西了吧,心不在焉也是她最近奇怪的地方。 「咦?慧婷。」慧婷今晚把頭髮分兩邊綁,比起綁馬尾的她,更可愛了些,不知道為什麼, 這時候看到她,我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。 「嗨,阿學,我可以進去嗎?」 「當然,請進。」 我招待慧婷坐在客廳,到廚房拿了罐可樂給她。 「我喝可樂會變胖耶。」 「是嗎?我去換綠茶好了。」 「沒關係,你拿什麼我就喝什麼。」 「那,今天來是什麼事?」我坐下,在她的身旁。「你上次不是說,要我幫你查有關先天性膚色白化神經異常症的嗎, 你看,我查到了這些。」達茲克爾白症,也有專家稱為先天性膚色白化神經異常症, 目前被認定為不確定的遺傳疾病,除了全身白化之外, 並沒有其他身理上的併發症,但卻有心理方面的疾病, 患者堅持能見到未來世界的畫面,目前許多專家仍在研究中, 但由於這疾病目前全球不到十人得過,所以,研究停滯不前,沒有研究出解藥。 也有人宣稱,這是外星人的病毒,或工業革命所帶來的後果等……。看到這,我就看不下去了。「啊,慧婷,真是謝謝妳啊。」 「阿學,這是,你女朋友得的病嗎?」 「……是的,不好意思,還叫妳幫我查。」 「沒關係,只要能夠幫你,我就……很高興了。」慧婷笑了,臉還紅紅的,而且,原本眼睛大大的慧婷, 現在眼睛成了小小的彎月,天真的笑容,讓我不禁想,吻她。 「謝謝妳。」 「聽說,你最近和她處的不太好,是嗎?」「嗯,我想她最近可能是身體不舒服吧,所以才會變的怪怪的。 好像在擔心什麼事情會發生,又好像在等待什麼日子一樣。 她最近一直說什麼那天要到了,問她那天是什麼,她又不說,像今天, 原本我想和她一起討論她生日那天的行程, 沒想到她說沒什麼心情過生日,還說什麼未來沒辦法改變的。 說到這裡,就想到妳剛才拿給我的資料裡,寫說像郁兒患這種病的人,會堅信自己看得到未來, 我才不相信呢,妳說是不是啊?」「阿學,每次,我們聊到妳女朋友的時候,你的話總是很多哦。」 「……是嗎?」「我就是被你這樣吸引的吧,當你談論她的時候,眼睛會發出很迷人的光芒, 也會變得很溫柔,雖然我很不甘心,但是我還是喜歡,心裡有她的你, 這樣的單相思,就讓我很幸福了,我想,你的女朋友, 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吧。因為這樣,你才會看起買房子來,讓人想愛。」其實,我是想掩飾,想吻妳的表情,想吻妳的心情,所以, 我覺得對郁兒有點心虛,才會這樣的吧。 「……是嗎?」之後,我們便尷尬的互相道別。突然,我有種不好的預感,一種讓我會痛苦很久的預感,刻骨銘心。 郁兒的生日終於到了,而她那天起,也永遠離開了我。那天早上,我如往到她家門口,準備和她一起上學, 沒想到一向等我的郁兒還沒出門,我就覺得事情有點不對, 打她家的電話叫起了還在睡的郁兒的父母。「阿學啊,你去她房間叫吧,她不會理我們的。」 她媽睡眼惺忪的打開門。我到了她房門口,敲了敲門,沒有回應。 「郁兒,是我,快起床,要遲到了。我進去了哦。」郁兒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,任憑我怎麼搖、怎麼喊,都不敵,帶走她的死神。 然後,只知道郁兒的父母打電話叫救護車,其他都不記得, 因為,我腦中一片空白。「你是阿學吧,我們在死者的房間內,找到了這封指定給你的遺書,請節哀順變。」拿到了她給我的遺書,然後我便回家, 相信,郁兒想要我一個人單獨的看,她留給我最後的消息。   給十七歲的阿學,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: 別傷心,別難過,因為我不傷心失去你,因為我不難過離開你。 今天是我十七歲的生日,我註定要在今天死亡,為什麼? 因為這就是悲傷的結果。你還記得,我們在海邊的誓言嗎?我想在上天寫好的命運中,好好愛你,即使我知道未來有個悲傷的結果。沒有錯,悲傷結果就是我會離開你,生離死別。你相信我能見到未來嗎?每天每天,要發生的事我都知道,如果我企圖以我自身的行為改變未來, 上天是不准的。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原本要上一輛公車, 卻被我拉去吃東西的事嗎?那次是因為,我違反了上天寫的劇本, 那天下午,我應該要讓你和馮慧婷見面,你們第一次的見面。 但是,因為我想賴在你身邊,所以上天安排了那場車禍,換句話說, 那天車上的死傷,都是因為我個人企圖改變未來,才會發生的。你一定會認為,是我自己的在幻想的吧,只因為一個巧合就這樣自我催眠, 不是的,雖然你不會相信,但是,等到十五年、二十五年後, 你就會知道我不是騙你的。所以,如果我今天不死, 不按照上天的劇本離開這個世界的話,我怕,又會有悲劇因我而起, 所以,放手吧,讓我走吧,還有人,等著你,知道嗎?一個你以前的疑問:為什麼你是我唯一肯接觸的人? 因為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,我不想讓他們傷心, 如果我一直保持不理會他們的話, 他們不會因為我的死亡而感到悲傷,我不想,你以外的人為我感到傷心。這句話:如果最後我不傷心,怎能代表先前我愛過妳。我從小就利用了能預知未來的能力,讓那次說話的場景, 在我心中反覆了無數次,你一定不能感受吧,這句話一直鼓勵著我, 當然,說這句話的人,阿學, 你是我活在世上的證明,也是我活在世上的理由。請原諒我對你的自私與殘酷,或許未來,你會感謝我, 讓你了解了一次真愛。我想我用一生的時間所尋的答案,對於真愛是何的答案, 就是當我明知到上天寫好的命運,還會好好愛你, 而這個悲傷的結果,就是真愛曾經的痕跡,你懂嗎? 別再傷心難過了,未來之門已經打開了,快進去吧, 裡面還有屬於你真正的幸福的。最後,我想說的是,謝謝你伴我一生,永別了,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。最後,我想問你,未來真的是不能改變的嗎? 西元2001年十七歲的女孩,祝你幸福的郁兒 筆郁兒   妳怎能丟下我,一個人就走了呢? 就算妳能看見未來,就算生活中少了不可知的樂趣,但是每天還是有我, 在妳身邊啊!難道,是我愛妳不夠深嗎?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妳的離去, 比任何一個人離去都還令我更傷賣屋心、更痛心。妳不了解何謂永遠嗎? 當我牽妳的小手,當我摸妳的白髮,當我摟妳的細腰,不是永遠嗎? 妳還記得,妳問我為什麼我的手比妳大,因為,我握著妳的手, 讓妳的手在我的手裡面,保護著妳、呵護著妳, 直到我的手再也不能握住任何東西為止。這樣的觸感,從手心中傳來的溫度, 妳能從妳眼中的未來感受到嗎?我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,因為此刻的我, 才能有此刻我倆雙手的溫暖,未來的我,與現在的不同,因為經歷了歲月, 更刻骨銘心的愛妳,牽著手的感覺當然與現在不同,妳真的了解這種感受嗎?妳會不會後悔,離去我?  自從郁兒服安眠藥自殺後,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, 正如郁兒生前預言的一樣,並沒有很多人為她流淚, 沒有很多人能牢牢記住她,她像沒有出現過似的,如風一樣吹過, 讓人只知道有風,卻不知道是哪陣風。唯一會讓人提起她的,是當我週遭的朋友安慰我的時候, 才會以”我女朋友”的名稱出現,難道你們不知道,我女朋友的名字是, 郁兒嗎?今天,下雨了。上了一整天毫無知覺的課,回到了家門口,卻不想開門進去, 淋著雨,站在巷子內。另一個人,也淋著雨,出現在我面前。「阿學,你別再摧殘自己了,快進門吧。」「馮慧婷,妳沒有資格管我,妳算哪根蔥啊! 快走,消失在我面前,妳,根本不能和郁兒比,滾!」「別這樣,你快點進屋吧,感冒就不好了。」 「不用妳來命令,我就是喜歡感冒,不行嗎?」「這樣你女朋友會不高興的,她不會希望你為她而傷害自己啊。」「我女朋友、我女朋友的,你們這群沒淚沒血的傢伙,我女朋友有名字的, 叫郁兒,跟我唸一遍,大聲一點,郁兒,叫郁兒,知不知道!」「你這個笨蛋,你能不能理智一點,難道你以為郁兒去世, 難過的只有你一個人嗎?我看到你難過的樣子,我也很難過啊。」慧婷罵了我,她第一次用高分貝的聲音對我說話,這番話,讓我清醒了不少,我閉上了嘴,因為我不想再因為我而傷了慧婷的心,頭上的雨不停的下, 我看著眼前的女孩,哭泣。「慧婷,對不起,我……。」「嗚……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不開心的樣子了……你還記得, 我說過……嗚……我會讓我最喜歡的人,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嗎? ……我希望,你幸福……。」「……對不起,我現在,還不想喜歡郁兒之外的人,對不起。」慧婷走近我,脫下了溼透的制服上衣,一陣雷落下, 震撼了我心中任何一個角落,包括,有郁兒的角落。一條疤痕,在慧婷雪白的身上劃過,從左腋下到右邊的腰, 一條粉紅色的大疤痕。「你知道嗎?為了能夠多了解你,為了能夠多一點時間看著你, 我跟著你坐同一班公車,看著你下車,還有你的背影。 後我在你下車的下一站下車,再跑二十分鐘的路回家。 那天,一如往常,你和郁兒走到了公車站牌,車來了卻沒坐上, 反而往別的方向走去,原本想追上去繼續跟著你, 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放棄了,所以就上了公車。 沒想到公車發生了車禍,當時我雖然躲過了死神的鐮刀,但這次車禍, 也在我身上留下了一道永遠的傷痕。 每當我換衣服時,看到這道傷痕的時候,就會想起你,便會了解我多麼的深愛你, 所以,我不希望,你再繼續的悲傷下去。 因為當我更了解你之後,我更愛你了。」熱淚湧出,我緊緊抱著慧婷,緊緊地,我們兩人,在下雨的巷裡, 站了許久,只因為感動。時光飛躍,十五年一下就過去了。我和與我結婚的慧婷,來到了郁兒的墓前。這是她的墓。「郁兒,三十二歲生日快樂,今年,我和慧婷結婚了,我想, 妳可能早就知道了吧,過了這麼久之後,我還是會懷疑, 妳真的看得見未來嗎?不過,我很感謝妳當初為我做的點點滴滴, 只要我還餐飲設備活著,我不會讓世人遺忘妳的。 這裡有些妳喜歡的食物,我放在這裡了。」「老公……」 「郁兒,我們明年還會來的。」 一個人出現,打擾了我們對郁兒的談話。 「先生,請問你是……嗯,阿學嗎?」 「沒錯,你是……」「不知道你信不信,十五年前,有一位女孩把信交到我們送信公司, 希望十五年後的今天,在這裡把信交給你。這真的是太神奇了! 沒想到這封信能送的出去。先生,請你在這裡簽個名好嗎,謝謝。」簽完名拿到信後,我看到信封的後面,寫了郁兒兩個字,我連忙打開來看。給三十二歲的阿學,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:首先,先恭喜你和慧婷結婚了。別這麼驚訝,我說過,我可以看見未來。當初讓你這麼難過真是非常抱歉, 不過,你也是因為這樣,才有機會知道慧婷為你受的傷吧。一切都在上天寫好的劇本裡,現在你相信了吧。不過,我希望你能花十年的時間了解未來是什麼?因為, 你必須為你的幸福而戰。我相信,你一定有這個能力, 能阻止像我這樣的悲劇再發生,因為在十的十八次方的人中, 只有你一個人會遇到這種事。別忘了我以前說的話,好了, 我最多只能說到這裡了,不然,出乎我意料的意外可能會發生。 我不想你再被這個命運折磨,你必須,推翻我眼中無法推翻的未來, 那個既定的未來。好好面對將來會發生的事,答應我,好嗎?這封信的最後,我要拜託慧婷,好好照顧阿學。還有,謝謝阿學寫給我的詩。 西元2001年十七歲的女孩,祝你幸福的郁兒筆「太不可思議了。原來郁兒說的一切都是真的,這真的是郁兒的筆跡, 她真的能見到未來,太不可思議了。」「老公,郁兒她在信中提到,好像要我們注意未來好像會發生什麼事,怎麼辦?」「好了,妳別哭,就算未來會發生什麼事, 郁兒也說只要我努力,一定可以度過的,放心吧。」「嗯,我相信你,不管發生什麼樣的困難,你一定都能克服的。」 「好,我把寫給郁兒的詩唸出來,相信郁兒的在天之靈,一定能聽到的。」 「郁兒一定聽的到的,老公。」我無法將與妳一同的回憶,寫成一首動人心詩,那曾經在眼前, 無法取代的日子,已經遠去不見蹤影,現在只有望著妳微笑的照片, 回憶妳音溫暖我心,妳笑打動我情。一切的過往是煙彷彿如夢,我不願痛苦抓住夢與現實的線, 我徹底失去了妳,不管人生還有多長,想妳都成了無能為力的笑, 現今每個日子與未來,都不會像過去,如此接近妳, 因為妳永遠是我心底最好的夢。往昔遺落孤單變成,妳照片中唯一迷人之處, 真心愛妳成了橋連接過去,無法通向未來的樑。時間不曾為淚停留,萬年柔情無法扭轉強硬空間,我將心中對妳情之時空, 凝結沉澱封印壓抑,在每個想妳的夜。因為,想念妳對我是個不響門鈴,門內幸福不斷,門外思念氾濫成河。只有痛苦才有資格證明,我深愛著妳,過去現在未來,在每個我呼吸的日子, 不斷重複,思念和悲痛。這封信,讓我收的高興,也讓我接的膽戰心驚。 十的十八次方,郁兒以前好像有提過,不過,我完全想不起來了。 「老公,你還是深愛著郁兒吧?」「我想,是郁兒讓我知道什麼是真愛的,而當真愛還存在時, 就表示郁兒不曾離我遠去。」真愛是妳。沒有妳,就沒有真愛。三年後,我和慧婷生下我們第一個小孩,是個女孩,但是, 讓我們震驚的是,我們的女兒,居然也患有先天性膚色白化神經異常症,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。 這時候,我才突然想起,十的十八次方是什麼意思, 得這個病的機率是十億分之一,連續遇到兩個得此病的機率十的十八次方分之一,我想郁兒的意思應該是這樣, 雖然這種推論好像有點誤差。剛生產完的慧婷,靜靜躺在病房內,我坐在她身邊。 「放製冰機心吧,我們的女兒已經睡了。」「老公,你想我們的女兒,會不會和郁兒一樣,能預見未來呢?」「我不知道,我現在腦驚一片震驚,我好害怕,她會和郁兒一樣會想自殺。」「你還記得,上次我們在郁兒的墳前收到的那封信嗎? 我想郁兒她要表達的,應該是這件事。」 「我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,我也不敢想了。」 「你累了,去休息吧。」 「好吧,妳也是。」我走出了病房,在走廊的窗前點了一根煙,看著月亮。 或許,我必須面對的,就是這種命運,郁兒也暗示了我很多, 我想她一定是不想讓我往壞的方面想吧。 所以,我還是接受慧婷的提議, 把我們女兒的名字取為玥郁,一方面紀念這種不可能的奇蹟, 一方面希望我們的女兒能超越這段命運。就這樣,我們一家三口平平安安的度過了七年,這段時間內, 我和慧婷不斷給玥郁關心和照顧,而玥郁也和一般的小女孩沒什麼兩樣, 天真的笑著,無邪的玩著,一切的一切,都在我們心驚膽跳中,順利的度過。 但是,當玥郁七歲生日下午時,正當我們在客廳為她佈置慶生會的時候, 突然就消失了。「怎麼會這樣,玥郁她會去哪裡?我們怎麼這麼不小心呢?」「冷靜一點,老婆,妳現在先去警局,我到玥郁可能到的地方找找。」 「一定要阻止她做傻事啊。」 「她不會做傻事的,快,我們分頭行動吧。」 正當我衝出家門的時候,一個人站在門前。「不知道你信不信,二十五年前,有一位女孩把信交到我們送信公司, 希望二十五年後的今天,把信送到你家。 先生,請你在這裡簽個名好嗎,謝謝。」是郁兒的信,我急忙打開來看。給四十二歲的阿學,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: 冷靜下來想想,風箏會在哪裡飛回來?快去吧。這是命運最後的挑戰了。西元2001年十七歲的女孩,祝你幸福的郁兒絕筆風箏……風箏會飛回來,在……在……在海邊!我連忙衝去當年我和郁兒成為男女朋友的那個海邊。沿途中,腦中不斷上演著,當初郁兒去世後,那段悲傷的日子, 我不想再過那種日子了,我不想再嚐到那種痛苦了。 我必須阻止一切可能會發生的悲劇,我要救我的女兒,一定要。 趕到了海邊後,在無人的沙灘上,玥郁一步步走向海中,我連忙叫住她。 「爸,別過來。」玥郁背對著我,一頭白髮隨海風吹而飄著。 「為什麼……,妳要自殺呢?」 「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」 「因為,妳是爸爸的心肝,愛著妳的我當然知道。」「這樣的生活,我不想再過下去了,每天要經歷的我都知道, 連現在我們倆人的對話,我也早就知道了,我也背的很熟了, 今天,我必須離開,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? 爸爸,我看不見未來的世界有我的身影,看不見啊!」「妳不想想嗎?妳現在上岸,就能看到未來有妳了啊!」「不可能,如果可以,我就不用這麼痛苦了,你還有三句話。」 「什麼?」 「我只能親耳再聽你說兩句。」 「別做傻事啊,寶貝。」「一模一樣,跟我眼中的未來說的一模一樣,剩下最後一句……」玥郁的哭聲出現,我只能再說一句話,如果說不好,她很有可能再往前, 這樣的距離,我實在沒有把握能救到她,怎麼辦,郁兒,怎麼辦,慧婷, 我要說什麼,才能逃離上天寫好的劇本,什麼話未來不知道的, 哪句話下一刻的我不會說的,只要能說出和玥郁所知道的未來不一樣的話, 就能讓玥郁知道,還有另一個未來,這樣她就不用自殺了。 對了,我就不說任何一句話。「爸爸,你不說的話,就是最後一句話啊,你知道嗎?」玥郁向前踏了一大步,身體整個陷入海中。我卻痴痴的站在原地。 開始反抗未來。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洗碗機
創作者介紹

結構補強

ws87wsst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